非著名职业周吹

COSER,渣摄,校对,催稿。

佛系毒唯了解一下

补档随缘,不要再私信求了。

【周叶ABO】前辈,别跑!(51)

善于看标题前的CP提示,可有效避免踩雷。

争取55完结。

想不到还有这种操作吧!


努力肝本,争取能把《前辈,别跑!》做出来带去参加10.2的帝都全职only,虽然不卖,但也可以当无料发嘛!

万事俱备,就差正文……我封面和G都约好了。




那天跟排版说我这篇文可能是25w字的时候他还不信……我说我他喵的也不信啊!我以为2w5呢!




【五十一】

一枪穿云:速战速决。

海无量:??????

无浪:呃……

一叶之秋:叶修生了,队长赶时间!

 

兴欣战队看到孙翔的话时,那是一阵无语。裁判也是觉得一阵莫名的不对劲儿,可是又说不上是犯规,也不能插手干预。倒是现场的观众看到这个惊天的大消息一瞬间就哗然了,呐喊助威的声音瞬间没有了,只剩下一阵阵交头接耳的声音。

 

沐雨橙风:那就中间碰头吧,速战速决。

一枪穿云:好。

 

公屏里接下来的交流已经没人去注意了,观众们完全被孙翔的那句话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等到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轮回和兴欣已经在地图正中间碰头开打了。

战术安排在这场比赛里已经没有了意义,这一场完全是拼技术、拼经验的单纯又不做作的比赛。两队队员之间几乎配合的都很好,虽然他们说了要速战速决,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显得急躁,除了周泽楷。

周泽楷明显是冲的太前面了,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跟轮回有了一点脱节。不过幸好他技术过硬,判断也够准确,在发现自己脱节后就赶快停了下来在和对手周旋的同时给予自己的队友一些支援。

虽然叶修的事情现在让他如同百爪挠心,根本无法彻底冷静。但周泽楷知道,此时此刻他必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认真应对这场比赛,直到带领轮回夺得冠军。而当轮回捧起冠军奖杯的那一刻,周泽楷才能是周泽楷,才可以卸下轮回队长的职责,飞奔到叶修的身边去。

 

这一场没有战术走位、没有迂回的比赛,或许内容稍微少了一些,但是却让观众们看的热血沸腾。即使一开始他们被叶修的消息吸引了注意力,可当比赛开打,两只战队不遗余力的在地图的中间疯狂的进攻和交换时,观众们是彻彻底底的沉浸在了比赛中。

轮回和兴欣的牧师几乎前后脚被送出了场,第六人替入后也没有搞什么小动作,而是直接赶到地图中间加入战斗。两方的血量在没有了治疗后都在疯狂的下降,可所有人都看出来兴欣略微占了一点优势!

兴欣最不怕的就是这种硬碰硬的对决,从一开始他们在荣耀里抢BOSS的时候就是这样,几个人组成一队,看到职业选手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操作、意识都在那时候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在配上叶修的战术,兴欣的打法才显得多变起来。

而叶修退役以后,兴欣战术上的不足就显得格外突出。倒不是说其他几位队员的战术素养不够,只是跟叶修这个战术大师比起来明显就有些不够看了。而轮回虽然比不上拥有另外三位战术大师的霸图、雷霆和蓝雨,但是江波涛的战术素养也是不容小觑的。可以说有很多次轮回的取胜,江波涛的战术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而这一次的比赛,却因为要赶时间轮回战队舍弃了他们的优势。

 

不够、还不够……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的数着。现在已经过去多长时间他已经不知到了,他只是机械性的应付着面前的敌人,可是当面前的敌人快要被他打败的时候,兴欣就会飞快的换另一个人来对付他。这种车轮战周泽楷平时应付起来那是绰绰有余的,可今天却是越打越急躁,连手速都在不知不觉中飚了起来。

江波涛自然是察觉到了一枪穿云的异常,他想要去提醒周泽楷,可是他知道此时的周泽楷断然是听不进去的。周泽楷明显成为了兴欣的重点照顾对象,几乎每个人在迎上周泽楷的时候都是一波毫无保留的爆发,而周泽楷却要始终处在爆发状态去应对兴欣的五个人。江波涛已经不知道周泽楷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了,就算可以坚持,又能坚持多久呢?

现在该怎么办……江波涛第一次觉得原来周泽楷也是可以让人颇为头疼的。

 

江波涛还没做好决定,可下一秒孙翔已经操纵着一叶之秋冲了上去,蛮横的闯进了一枪穿云和海无量之间。

 

一叶之秋:喂!怕什么呢?又不是就输了!

 

孙翔的这一句话,可谓是点醒了江波涛。现在已经不是瞻前顾后的时候了,这场比赛是第十一赛季总决赛第二场的团队赛,这场赢了,他们轮回就赢了;而这场输了,也只不过是平局而已。

自己何必考虑这么多呢?!现在需要的是什么?争取时间!

想通的江波涛瞬间觉得豁然开朗,他在队伍频道里敲下几个字之后,操纵着无浪紧跟着一叶之秋的脚步冲了上去。

 

无浪:一起上!

 

 

荣耀!

当象征胜利的标志跃上屏幕时,周泽楷几乎是一瞬间撤掉了自己的耳机从比赛席里就冲了出来。轮回的经理已经在舞台边上等着他,看他出来后就火速迎了上去。

“车子在外面,已经都处理好了。”

“嗯。”

“小周你到机场直接从走VIP通道就可以,你也没有行李,速度会很快。”

“谢谢。”

“你不要着急,我们相信叶神和宝宝都会平安的。”

 

等到周泽楷的背影已经从选手通道里消失,兴欣的成员和轮回的其他队员才从比赛席里一个一个的走出来。

轮回最后的爆发打了兴欣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原本以为已经赢了一场的轮回这一场会稳妥一点,毕竟如果这场赢了他们就是总冠军了。一开始轮回也的确入他们所料,即使两队直接在地图中间开战,但轮回还是采取了相对来说保守一点的打法,才给了他们车轮战周泽楷的机会。

可是谁也没想到最后轮回却像是终于想通了什么似的,毫不犹豫的就扑了上来,从内部撕裂了兴欣,缠住他们居然玩儿起了1V1……虽然最后两方死伤惨重,轮回只是以1个人头分的微弱优势赢得了团队赛,但赢了就是赢了,轮回成为了第十一赛季的总冠军。

“恭喜你们啊!”苏沐橙走上前跟江波涛握了握手。

“谢谢。”江波涛也礼貌的跟苏沐橙轻轻握了一下手,“不过我想这句话还是等队长和叶神都回来了再说更合适。”

“嘻嘻,到时候你们就是双喜临门了嘛!”

“但是对于兴欣也是喜事一件,不是吗?”

“那就是同喜咯~”

 

 

时间已经不早了,去往机场的高速路上,一辆商务车飞驰而过。周泽楷坐在车里,手里还攥着临上车前经理塞给他的手机。他一上车就给叶修的手机拨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周祎。周祎已经不哭了,但听到周泽楷的声音后还是有点哽咽,紧接着电话就被叶修的妈妈拿了过去,她只是简单的交代了一下目前的情况,然后告诉周泽楷:不要着急。

那一句话像是一颗定心丸,周泽楷悬着的心渐渐的落了下来。等电话挂断,周泽楷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钟,原来刚刚那场激烈的比赛只打了28分钟……

28分钟,可是却仿佛有一辈子那么长。

 

汽车开到机场后还没停稳,周泽楷就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来。经理已经都交代清楚,他按照经理所说的话找到了VIP通道,在出示了身份证后直接被迎了进去。周泽楷走的飞快,身边的空姐穿着细高跟跟在旁边,几乎要小跑起来。

“您好周先生,这是您的机票,飞机还有5分钟就要起飞了,请您尽快登机。”

“谢谢。”

周泽楷接过机票,匆匆朝着递给自己机票的空姐点了点头,就头也不回的朝着登机口跑去。他现在只想马上赶去叶修的身边。

 

 

3个小时。

如果是平日,或许看看书、听听歌、看看电影,这3个小时就一晃而过了。可现在周泽楷却是坐立不安。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下,一会儿见到叶修好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

可是他做不到。

周泽楷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当初叶修第一次生周祎时的场景,那时的叶修躺在他家的床上,揪着他,一脸痛苦的喊着“小周,我好疼……”。

那时候的他虽然什么也做不了,可是却还能陪着叶修。可这次呢?!他却连陪都没能陪在叶修身边,让他一个人承担着痛苦,毫无依靠。

周泽楷心疼的几乎要落泪,两只漂亮的手死死地攥住了扶手,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周泽楷不断的让自己深呼吸,希望自己可以放松下来,平日里非常有效的调节心情的方法,此时却全都失效了,他恨不得自己能够长出一对翅膀,从这飞机中逃脱出去,自己一个人飞往叶修的身边。

 

“飞机即将降落……”

温和的声音对于周泽楷来说几乎是天籁一般,他忍受了3个小时,此时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飞机安全的降落在了B市机场,周泽楷在打开舱门后第一个跑了出去,一路上没有停歇,一直跑到了出租车等候区,拉开一辆车的车门就钻了进去。

“B市人民医院!”

“好嘞!”周泽楷的情绪似乎也感染了出租车师傅,那师傅应了一声后直接一脚油门,出租车就冲了出去。

即使是在B市,凌晨的路况也是极好的。周泽楷坐得出租车一路狂飙,终于是在一个小时内赶到了B市人民医院。周泽楷连看计价器都没看,就从一同被经理塞过来的钱包里掏出了两张红色的毛爷爷塞给了司机。

“谢谢!”

司机原本还想给周泽楷找钱,可一抬头却发现原本坐在副驾驶的人早就已经不见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

司机师傅老神在在的叨唠了一声,然后开着车离开了医院。

 

周泽楷走进医院后是有些迷茫的,一瞬间满目的白色让他觉得有点恍惚。他定了定神,这才朝着自己记忆中的地方赶去。周泽楷终究还是记得在医院里是不宜奔跑的,他走的很急,在看到电梯没有停在1层后就果断的拐进了旁边的楼梯间。

这个医院周泽楷当初也是来过的,一共10层,顶层10楼是专门为Omega设立的科室,设备一应俱全。叶修的生产自然也都会在这一层内解决。周泽楷在拐进楼梯间后就又跑了起来,空旷的楼梯间里除了周泽楷的脚步声,就只剩下他逐渐粗重起来的呼吸。

 

Alpha进入这一层是需要登记刷卡的,毕竟这一层都是Omega,如果来了一个心怀不轨的Alpha的话,那结果无疑是惨重的。

“您、您好……”周泽楷爬到十楼后气息还有些不稳,他喘着气,看着坐在楼梯间门口的护士。

“啊!你是24床Omega的Alpha吧!快进去吧!一会儿没事了再来办手续!”说着,护士替周泽楷刷开打开了门。

这护士虽然在天天坐在这里,每天进进出出会看到无数的人,却唯独记住了周泽楷。不得不说,这也是周泽楷相貌出众的一种优势。

不过此时周泽楷已经无暇去思考这些了,既然省了时间他自然是不想再耽误,甚至连道谢都忘记了,就直接拉开门走了进去。

周泽楷顺着指示标找到了手术室,最先发现他的是周祎。

“爸爸!”周祎几乎是一路小跑的扑进了周泽楷的怀里,周泽楷虽然气息还有些不稳,手脚也有些脱力,但还是把周祎抱了起来。

“我来了。”

“爸爸你终于来了……爹爹他……”或许是看到了周泽楷放心了下来,周祎的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可他却还是一边擦着自己的眼泪,一边安慰着周泽楷,“爸爸你不用担心……医生说,爹爹没事的。”

“嗯。”

叶修的父母自然也是看到周泽楷赶来了,不过该说的都已经在一开始的电话里交代清楚了,此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们只是略微的朝周泽楷这边点了点头,就继续注视着手术室门口亮起的红灯。

从叶修被推进去后就没有什么消息传递出来过,除了一些护士进进出出外,医生却是从来没露过面。不过这也是最好的情况,医生不露面,就证明一切平安无事。周泽楷把周祎抱在怀里,轻轻的给周祎拍着后背。周祎仿佛是终于找到了依靠,两只小手死死地搂着周泽楷的脖子,小脸埋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小声的抽泣着。伫立在手术室门前的几个人,虽然没有交流,但目光却一直注视着那幽幽的红色光亮。

 

蓦地,红灯熄灭了。

“谁是叶修的家属?”


评论 ( 36 )
热度 ( 516 )

© 非著名职业周吹 | Powered by LOFTER